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魅魔的生存游戏】(真实之路RW线)(08)【作者:zhuanyongj】
【魅魔的生存游戏】(真实之路RW线)(08)【作者:zhuanyongj】
字数:38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异常的校医院

  学校的校医院离李凡的宿舍正经有着一段距离,拖着病体残躯的李凡走到校医院门口的时候,已是七点二十。来的路上倒也风平浪静,月色不错,校园里的路灯都亮着,但是却没有几栋楼有亮着的灯。不知道其他同学现在都在什么地方。
  看着校医院所有的灯都黑着,李凡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我真是蠢,就算校医院能有药卖,现在这个点,怎么可能还开着。」李凡摇了摇头,「而且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校医院里的医生护士肯定全都是那魅魔的分身啊。」

  想到穿着护士装的魅魔,李凡心中反而一动,然后赶紧摇摇头将这个念头挥出了脑海。

  正欲转身回宿舍,一个听上去很清脆的声音叫住了他。

  「那边的同学,你是叫李凡么?」

  好在路灯还亮着,黑夜中李凡回头看到了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女生站在了医院门口的路灯下,个头中等,大约一米六五,嘴里叼着个棒棒糖,穿着一身皮卡丘的T恤,两只眼睛的位置正好被她丰满的胸部撑了起来。

  「这样的姑娘如果玩cosplay一定很适合。」这是李凡心中第一个想法。

  然而仔细辨认了一下,却是之前自我介绍中有印象的陈羽曦。他还记得她「不要随便请她吃棒棒糖」的宣言。顿时觉得又是个麻烦的主,想假装没听见溜掉。

  「说你呐,我知道你就是李凡。」眼见着李凡一副不想理她想赶紧跑掉的架势,陈羽曦赶紧大声地喊着,气得直跺脚。

  李凡这下也不好再假装不认识了,其实说到底也是他心比较软,对方又是比较漂亮的女同学,不知道她是善还是恶的情况下,李凡愿意去相信每个同学本质上都是好人。

  然而在这魅魔的结界里,真的会是这样吗?

  「我记得你是陈羽曦吧,有什么事么?我没吃晚饭,快饿死了,还想赶紧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呢。」李凡故作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心中也对留下还是逃走摇摆不定。

  二人隔着一条不宽的马路,就这样相互大声说着话。

  「我这正好还剩下几根棒棒糖,你要不要先垫一垫?」陈羽曦靠着路灯,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两根棒棒糖,看上去一个是葡萄味,一个是桃子味。

  「说起来之前自我介绍的时候就看你在吃棒棒糖,你到底带了多少?不怕牙疼么?」李凡见到这种无故送的东西的情况,心中还是将对陈羽曦的提防等级提升了好几档。

  「我害怕紧张的时候才会吃棒棒糖来环节压力。」陈羽曦摊了摊手,「自我介绍的时候,别看我说得很轻巧,其实紧张的要死。」

  「那现在呢?」李凡又问。

  「跟你说话,其实我也紧张得要死,但是又必须要你帮助,就只能靠棒棒糖来缓解了。」陈羽曦依旧靠着她身后的路灯,既没有靠近李凡,也没有做出什么其他的动作,这倒是让李凡安心了不少。

  「你出什么状况了吗?」

  「医院里的情况很糟糕,我现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能帮帮我吗?我给你棒棒糖。」陈羽曦楚楚可怜的说道。

  看着这个宛如邻家小妹的姑娘,李凡又将心中的提防等级降下了不少,但是对医院里面状况的提防却不能停止:「里面怎么了?」

  「就是那个啊,两男一女,一起那个……」陈羽曦的声音越来越小,显然对这种事情还是很难以启齿。「那个女生,是我的朋友,也是咱们的同学,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叫夏霁。」

  说到这个夏霁的女生,李凡还真的有些印象,因为他总能因为这个名字想起周杰伦的一首叫《退后》的歌,里面有一句歌词「榨干了回忆,那笑容是夏季」。因此也对这个女生多多少少关注了一下。不过并没有见到正脸,也不知道长相如何。

  「有些印象,名字很好听。」李凡如实回答。

  「那你能帮帮我么?帮帮我的朋友?」

  看着陈羽曦楚楚可怜的眼神,李凡也不忍心拒绝这样一个心里脆弱却倔强的妹子,于是走到她身边,说道:「我也没什么能力,能帮你的很少,不过我争取尽力而为吧。」

  「没事的,只要有人肯帮忙,我们也可以用道具的。」陈羽曦拍了拍李凡的肩膀,「所以吸引他们注意力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听到吸引注意力,李凡想到了点不怎么好的回忆,瞬间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你被强化了,快上!」陈羽曦又笑着说道。

  听到熟悉的台词,李凡又觉得和陈羽曦亲近了不少,毕竟爱玩游戏的一定都有着一颗赤子之心,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等全都结束之后,加个战网一起打吧,我半藏贼溜。」

  看着陈羽曦一脸鄙夷的眼神,李凡再次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于是轻轻拿开了陈羽曦还放在自己双肩上的手,「说吧,想让我怎么帮你?」

  「先扶我进医院吧,我现在有点不方便走路。」陈羽曦却依旧不依不挠地搂起了李凡的手臂。

  看着她夹紧双腿颤颤巍巍的样子,李凡瞬间想到她可能也已经被那两个男生下了毒手,现在用夏霁争取的机会才逃了出来找到了帮手,更加心疼起她来。
  出于礼貌和尊重,李凡并没有详细的问下去,顺势做出个下蹲的动作,说道,「我背你吧。」

  陈羽曦连忙说道:「不用了,不用了,你之前不是还说饿得不行么,还是省点体力逃跑吧。」

  李凡见状,也没多说什么。起身搀着陈羽曦,向医院的门走去。

  「话说,这个棒棒糖,你吃么?」陈羽曦又拿出了之前的葡萄味和桃子味两根棒棒糖。

  于是李凡伸手拿了其中桃子味的:「我只要一个就够了。」

  然而就在他接过了时候,李凡脑海中的选项再次蹦了出来,这次的选项很简单,吃或者不吃。

  虽然不吃的选项不停地在闪烁,但是这种时候,他还是要做出抉择。

                1、吃

               2、不吃

         1、吃(A类be——过眼云烟2)

  李凡顾不上脑中选项不停闪烁,还是撕开了棒棒糖的包装纸,放入了自己的嘴里,桃子香精的味道瞬间充满了口腔,还掺杂着一些薄荷的清香,让他有些回味。

  然而就在这时,陈羽曦却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幽幽说道:「装清纯可真累。像我这种道具,只有接近了别人才能有效,真不知道还要装几次。」

  听到这番话,李凡背上的汗毛都战栗了起来,不由自主地也停下了脚步,一脸疑惑地转头看向一边的陈羽曦。

  「吃了我的棒棒糖,你可就是我的奴隶了,这是魅魔道具的强制,你没有拒绝的权利。」路灯下的陈羽曦的笑容有些阴森,却平添了几分妖冶。

  李凡连忙吐掉口中的棒棒糖,转身拔腿就跑。然而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他迈开步子的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肉棒仿佛被人舔了一样,一股突如其来的快感从龟头的尖端传了过来,使他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回头看陈羽曦,发现她正握着一根棒棒糖,微笑着看着他:「现在,这根棒棒糖的感觉可以直接传到你的肉棒上面哦。」随后她又轻轻舔了一下。

  被舔的感觉瞬间传到了李凡的肉榜上,这样的刺激直接让它啵了起来。
  看着李凡不知所措的样子,陈羽曦将整根棒棒糖含到了嘴里,来回转了两下。
  这种感觉是李凡从未经历过的,别说他本身也没有被任何女人口过,就算是有过这方面的经历,这样来回旋转的感觉,也不是轻易能体会的。

  「你的小丁丁已经完全被我掌控了,所以你的人也是我的了。就这么简单。」陈羽曦将棒棒糖抽了出来,带来的快感再次给了李凡一个小小的高潮,「当然,你也可以试试逃跑,不过如果你真的逃了,我也想看看一直被人撸到精尽人亡的男人是个什么样子。」

  说着,陈羽曦又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一张纸,微笑着递到了李凡眼前,李凡见到了顿时大吃一惊:「你怎么也有这契约书的?」

  「咦?你不知道么?这个性奴契约书,超市艾老师就有卖哦,我可是用了不少代价才换来的,否则现在也不会路也走不动了。」

  李凡对她如何换契约书的过程一点也不感兴趣,只想着如何能够脱身,然而陈羽曦却一副根本不打算给他机会的样子,开始来回吸吮起手中的棒棒糖来。
  「我可不会像游戏里的boss一样给主角机会哦。」

  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快感,李凡将自己的精液射到了陈羽曦手中的契约书上。随后契约书发出了一道紫色的光,正射在李凡的额头,留下了一个紫色的图案。
  正好是他精液留在契约书上的形状。

  「老娘终于也有个奴隶了,真不容易。」

  仿佛做了很长一个梦,明天就是开学日了,七点半,李凡睁开了眼睛,醒来看到的就是自己刚搬进来没多久的寝室。上方是洁白的天花板,下方是空荡荡的书桌。再看看对床,是自己新交的朋友唐杰,也刚好睁开了双眼看着他。

  「早啊。」

  唐杰看了看手机上的事件,又闭上了眼睛:「早你个头,才七点半,接着睡。」
  然而李凡却睡不着,于是下床简单洗漱了一下,努力回想了一下自己做的冗长却一点也记不起来的梦,失落地摇了摇头。

  「算了,去网吧打两局游戏好了。」

  李凡在进入大学校园之前就已经调查好了周边网吧的位置,于是轻车熟路地走出校门,走进了最近的一家网吧。

  「老板,办张卡,充一百。」

  办完卡之后,李凡随意地找了台机子,开机,登录自己的战网,打开自己熟悉的游戏。

  「加个战网吧,李凡同学。」一个有些熟悉的清脆的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李凡回头一看,是他在开学班会上特别注意过的陈羽曦。

  她叼着个棒棒糖,正一脸微笑地看着李凡,穿着皮卡丘的T恤,两只眼睛正好被她的双峰撑开。李凡不禁看得有些呆。

  「想什么呢,呆瓜,一起玩吧,我安娜贼溜。」

  李凡笑了笑,点了点头。

  「许多年后,当你们抱着孩子回想起你们并不浪漫的初识的时候,你们是否会会心一笑呢?只是,你又失败了呢,李凡同学。」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